Happy Birthday to Me

“十月十八我生日这一天……”——每当十月十八这一天,脑子里总会响起吴克群的《不屑纪念》。

虽然不是一首应景的歌,却也说明了今天是吴克群的生日,也是我的生日。所以,祝他生日快乐,也祝我生日快乐。

想起小时候的生日,那时没有蛋糕,没有蜡烛,没有愿望,没有礼物。只是一家人聚在一起,吃一顿较为丰盛的大餐。

到目前为止的人生最宏大的生日莫过于满十九岁那年,之后便渐渐趋于平淡。

到后来和老婆在一起之后,更是只和老婆过了,真是重色轻友的孩子。

昨晚,老婆突然对我说:“你再也不能唱《九局下半》了呢。”

迷迷糊糊之后恍然大悟,是啊,再也不能唱是因为它只属于二十三岁。

“二十三岁的九局下半,转啊转,我把帽子反戴还在期待逆转……”
脑子里又响起了它的旋律,嘴不由自主的想跟着哼哼,却没有出声。

或许,早在二十三岁之前我就已经进入了九局下半,早到或许是我最初听到这首歌的时候。

这场“九局下半”历时太长,但无论如何,它终会结束的。

生日,快乐;文字,却又伤感。

只是心境进入和某一种状态,再加上刚才一时兴起听了温岚的《祝我生日快乐》之后,更是一发不可收拾。

不过,一切安好。人好,心好,情好。

现在就只盼着晚上和老婆吃大餐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