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rst Day

总算是将该不该折腾的都给弄妥当了,虽然最近好像还是做了很多事情,但还是得承认自己执行力以及专注力低下,毕竟这些事情按预想不会需要这么多时间。

First Day,这才是实在意义上的第一篇。太久没有抒写文字,对语言的生疏让我自己都感到惊奇及恐慌。连文字都产生隔阂那还能与什么拉近距离呢,看来还是需要多写作。其实转念想想,我是否更应该出去走走,去转转,去换一个思想,不让自己产生固定模式。

‘想’与‘做’是两个方面,这在我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。虽然不甘、不愿,但更多的只是表现的无奈。没有一点点的反抗,这不像我,我是那么的叛逆。没有反抗是因为这是我选择,我想要的吗?但为什么我却一点也不快乐也不心安理得,为什么我会如此的烦恼。

First Day,第一天,新的一天。我想要去改变,哪怕只是一点点,只是想让自己感觉到自己在改变着,在往怪圈外面走着。其实我也正在改变,也一点点的在做着。成果虽然不显著,但觉得自己是在做着,并且坚持着。

这是一个好的开始,但有时心里却是迷乱的,会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多,改变的不够彻底,那些本质上的‘根本’没有去触碰。也会觉得自己是在改变,会觉得有些成果,会有一些骄傲的心理。

忽然,脑里闪过一个词语“自我安慰”。当一个人将一个‘能力’发挥到极至的时候,哪怕是好的,也变成坏的了。我的“自我安慰”便是如此。

是我的“自我安慰”让自己变得对什么都没有期望,哪怕时不时的会有点,也会压抑,不表现,渐渐的让自己没有了希望。

是我的“自我安慰”让自己变得那么的不自信,甚至是自卑,到谨小慎微。最终胆怯的什么也不敢去做,只敢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自封为王。

不得不说,我的“自我安慰”让自己表面上免受了许许多多的伤害,但表现到极至的“自我安慰”,也像座围城困住了我。

“自我审视”是我与生俱来的能力,但世事不完美,至少到现在我也只是拥有“自我审视”能力,而没有去改变自己的能力,没有冲出围城的盔甲。换个角度来看,这样的“自我审视”也应该是另一种的“自我安慰”吧。

残缺是美,只是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份残缺,是否也散发出一种美,是否有人会欣赏这种美。

残缺是美,我知道,我的残缺太大,以至于已盖过了那份美。

First Day,最后想起了和女友在 KTV 里歇斯底里的高歌着《第一天》的情景。很奇怪,竟然有些怀念。